首都文明热线

首页 > 手机网 > 文明网校

上峪村里寻古槐

来源:京郊日报

时间:2018-07-13

  京城有多少棵槐树,难以统计,大街小巷,星罗棋布,排排行行。因槐树而名的胡同有双槐树、龙爪槐、东槐里、西槐里、中槐,还有槐柏树街等。胡同里的槐树更为茂密,两侧枝叶搭会空中,宛若天棚。酷暑之季,树下走过,有着“中夏贮清阴”的舒坦。五月的京城弥漫着槐花的香气,熏出了乳名,叫槐花的姑娘大半是京城的,要不然槐树怎能成为市树。

  高龄古槐

  古槐随处可见,高大粗壮,枝繁叶茂,感叹灵性,生出敬畏,人们爱护,强势的公路也要绕道而行。数量不好求,长老更难寻。谁是长者,于槐花飘香的季节,漫游全市,在密云的上峪村见到一株,高大之外,还有不同。树身有了空洞,中间做了填补,依旧多处扭曲隆起。古槐弯了腰,向一侧倾斜,几根长长的铁棍支撑,似拄着拐杖,老态龙钟。这一侧长着粗大的树杈,唯恐主干担负不住,保护性锯掉,留下巨大的疤痕。树腰围裹着多条红布,人们已经把古槐视为一地长者,寄托着美好愿望,保佑家人平安。据当地人介绍,新世纪之初,北京林业考古队到此考察,认为是汉槐,并定为北京的槐树之王。汉代算起,应在公元前后,已有2000年之久,可谓高龄了。

  古槐并非长在荒野,近旁伴着一座城堡。城墙特别,包着的条石竟有十三层之多。6米多高的墙体,条石占去大半,之上的青砖显出可怜,这比仅有几层条石的城墙多了许多,实为罕见。用条石做建材,造价昂贵,取材、搬运、打造,费时费力,极为铺张,而垒砌起来,也就格外坚固。

  城门也有不同,门洞凹进城墙体很深,约有四五米,战术作用明显,想攻打城门,代价极高,有瓮城作用,利于防御。城门内也有特殊,建起两道大门,之间是一道铁闸,晚上关闭两道城门,放下铁闸,漫说土匪坏人,就是战争来袭,敌人也别想进来。城堡长方,东西长约一百五六十米,南北宽约一百二三十米,只设一座东门。城墙四角建垛子,极为结实。城门上建有门楼,殿宇三楹,内供关帝塑像。旁边站着关平,还有拿着大刀的周仓。这样的城堡从物质到精神,做到了极致,谁人能够攻破。

  城门外立着长城保护碑牌,上写“上峪城堡”,说明这里是古时军事防御重地。而今城门处的条石已不完整,上面拆掉许多。门楼也已不在,新挂了一块 “上峪古堡”的匾额。墙头用水泥砌着青砖,明显看出了修复。墙上原有垛口、女墙、射孔、望孔、马道,早已无存。20世纪40年代,为了进出方便,在南城墙上开了个豁口。四面墙体还在,只是参差不齐。南墙北墙还有较为完整的地段,能看出墙体的结构,内侧是大块毛石垒砌,外侧依旧包着十三层条石。这样的城堡于现存中并不多见。

  城槐相因

  上峪现在是个自然村,有六七十户,100多口人,城里住着不足20户,大部分住在城外。近些年,来这一带游览长城,观看城堡的人多了起来。人们有了文物保护意识,修复了东城门,并准备开发旅游,整体改造城堡,房子有可能拆掉。村民丛芳林处于矛盾之中,改善居住条件自然好,而曾有历史记忆的老房子消失,又难以割舍。

  城墙何时拆的?丛芳林说:城墙在20世纪50年代初级社时就有拆毁。60年代修半城子水库,拆走了大量条石。城门楼也在那时拆毁,塑像被砸了,周仓拿的那把关公大刀也被搬到邻村,之后不知去向。城西是座小山,上有一座敌楼,用于瞭望,站在那里可以看到远方,发现敌情。敌楼下面条石,上面砌砖,以前十分完整,一块砖都不缺,现在只剩很矮的一截残楼了。

  又有疑问,明代的上峪城堡,为何建得如此固若金汤?石碑上记的“营房八十间”应是重地,屯兵不少。丛芳林说:城堡还是屯粮、屯积军饷的重地。关口设有水旱两门,一走人一走水,因地理位置重要,常有北方骑兵侵扰。关口上发现过铁箭头、石雷等兵器,还曾有两门铁炮,附近别处关口没有,足以说明这里的重要程度。丛芳林听说铁炮拉到京城,曾到国家博物馆、军事博物馆寻找,想看看上面有无与冯家峪相关的文字,却没有找到铁炮。

  这里还是宝地。东山上有金矿,日本人掠夺,挖了好几年。20世纪70年代,那时乡里也组织过人开采。城堡东门外有娘娘庙、土地庙等。娘娘庙算是现存最早的建筑,庙有鼓楼、钟楼。娘娘塑像有金身,20世纪40年代把塑像推倒。现在还有三间正殿。城内西侧有井,后来有人跳井,便不用了。城门外200多米有凉水泉。吃水到城外,或饮用河水。解放后,在泉旁边挖了口井。井水奇怪,冬暖夏凉,肚子疼,喝了就好。

  城非正向,随山就水而建,背倚小山,面临小河。水是白马河的支流,犹如护城河一般,自城东流向城南。如此好的形制,选址之前,建造者一定作过考察。当地人传说,先有核槐后有城。河边的槐树及旁边的核桃树,一定进入建造者的视野,那时已很古老,地形的原因,城堡与河水保持了距离,核槐得以保存,算是巧合。以前北方门前院内,常植槐核,有着吉祥寓意。

  于是冥想,古人讲究堪舆,此城于无意中,是否因古槐而得到重视,修复得如此特殊,村民视为神物,成为崇拜;槐树也因城堡有了依托,载入人文历史。总之,槐与城相得益彰,也就有了京城之最,不同凡响。(高文瑞)

原文链接:http://jjrb.bjd.com.cn/html/2018-07/10/content_263519.htm

返回首页

运维管理:首都文明网工作组